「五月天」最近推出新專輯《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受訪當晚,冠佑(原名諺明)因腸胃炎掛病號,其他人講到他盡是挖苦,毫無憐惜,他們還說:「欺負他是愛他的表現。」

因為彼此早習慣說「垃圾話」互虧,一旦恭敬、友愛、和平相處,他們搖頭說:「那五月天一定出大問題了。」 



◎忽然1星 

記者採訪時,大夥兒正以泡麵當消夜,輪到瑪莎時熱水用完了,他改用溫水泡,再微波加熱,隨口問道:「要微波多久?一分鐘?」
阿信正經地說:「一分二十秒比較好。」
怪獸更嚴肅:「二十三秒才恰到好處,二十六秒會太燙。」
瑪莎很倔強:「我要二十四秒。」
石頭發言:「『四』這數字不祥,我們五周年,不如二十五秒!」 


◎冠佑最常被譏笑

這種毫無營養的「垃圾話」,頻繁地出現在他們的交談中,好笑之外,也看得出他們感情深厚、默契絕佳。而瑪莎更是「毒舌」之最,日前他們到台大校園表演,
阿信在台上說冠佑平時不上網,從來沒「上」過「批踢踢(台大BBS站)」,
冠佑狐疑地問:「那是哪裡?」
瑪莎吐槽:「你是想問『那是誰』吧?」惹得全場哄堂大笑。

最近他們跑宣傳過累,輪流掛病號,
阿信說:「沒辦法,我們睡前都親嘴,病就傳來傳去啦!」
瑪莎理所當然地說:「每個Band團員都會kiss啊!」
怪獸一臉無辜:「老師都這樣教的。」
石頭抓著怪獸的手,用「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深情眼光看著他,
不知誰冒出一句:「冠佑缺席耶,昨晚是誰吻他的?」
四人「哇」一聲,搥桌子狂笑。


◎創無厘頭病名

除了小感冒,瑪莎還有類風濕性關節炎,右手指關節腫大;石頭有心臟病,怪獸更因地中海型貧血免服兵役,
阿信吐槽說:「怪獸很愛裝氣質,貧血就貧血,還要冠上『地中海』,硬跟歐洲扯上關係!」
接著阿信抬起腳丫子說:「各位觀眾,這是我的『普羅旺斯扁平足』。」
瑪莎伸出腫大的手指,不甘勢弱:「我是『翡冷翠痛風』。」
阿信指著瑪莎說;「我看你是『阿拉斯加頭腫』吧!」
這時全部的人再度笑癱在桌上,根本沒人在乎阿拉斯加到底在不在歐洲。

採訪:簡竹君
攝影:簡瑞宏 


◎石頭泡溫泉被迫遛鳥

這麼愛說垃圾話,有沒擦槍走火過?
他們搖頭:「認識十幾年,要翻臉早翻了。」
每天互虧為樂,團員公認石頭脾氣最好。不過他說自己以前脾氣很火爆,直到一次跟奶奶吵架,他搥牆後右手小指骨斷成好幾截,惹得奶奶整整哭了一周、姑姑氣得一整年不跟他說話,
他才痛定思痛:「從此我幾乎沒再發過脾氣。」 


◎熱暈起不來

石頭的脾氣有多好?團員說,一次大家去陽明山泡溫泉,本就有心臟病的石頭不堪血液循環太快,起身後內褲穿一半,就暈眩到無法動彈。
瑪莎笑說:「我們忙著扶他去休息,沒時間顧其他,所以他穿一半的內褲就一直卡在膝蓋。」
接著大家玩心大起,決定攙著石頭到溫泉館外呼吸新鮮空氣,但沒人幫他穿內褲,讓他被迫「遛鳥」。 


◎成家好脾氣

石頭苦笑說:「那時我只能虛弱地呻吟:『不要,我不要出去!』等體力恢復後,再自己穿內褲。」
當年被整,他沒生氣;現在陳年糗事被挖出來,他微笑地聽,團員中唯一成家的他,百煉鋼早化成繞指柔了。


◎採訪後記

這場專訪從深夜一直進行到凌晨二時,開始是記者問、五月天答;但沒多久,就像是一場團體脫口秀,超精采,記者只能趴在桌上狂笑。


◎腦力激盪

他們互相挖苦得厲害,記者插嘴:「這樣講話很沒良心耶!」
怪獸問:「良心,那是什麼?」
記者又問:「這樣虧人不會有罪惡感嗎?」
換瑪莎問:「罪惡感,那是什麼?」
告別五月天工作室,立冬剛過的凌晨,晚風微涼,記者卻因狂笑兩小時的劇烈運動而渾身冒汗。

記者想,五月天在短短的五年間成為「天團」,靠的也許是創作、音樂、夢想,不過這些聰明、刻薄的「垃圾話」,不僅凝聚了團員的感情,也算一種腦力激盪的創作吧!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