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到,一個讓輕盈湖水與厚重結構發生共鳴的作品。

在歌曲「崇拜」的音樂錄影帶中,令女歌手心生感觸怦然落淚的背景,就是安藤的作品,位在北海道的「水之教堂」。

尤其是那個佇立於綠色水面上的十字架,令人一眼不忘,呈現出了一種如夢似幻的真實情境。因為像夢,每個人,都能在裡面找到自己情感的投射。

看著如鏡的水面倒影,老人看到了不能再重演的一生回憶。教徒看見了聖經故事中,聖人能在水面上行走的傳說。女孩看見了穿著白色婚紗,在這裡舉行婚禮的自己。

 

在訊息震天價響的城市中活著,每一個人,每一個電視台,廣播電台,政客,霓虹招牌,甚至每一個建築,都要向我們傳遞無數的訊息,日夜不斷。當心靈需要沈澱的都市中的我們無處可躲時,我們看見他的建築,像避風港一樣,呼喚我們疲憊的心靈來歸。

「這裡有你的家喔,可憐的心。」拳擊手摘下手套,展開了雙臂說著。

的確,建築是人的容器,空間的容器,也更應該是「心的容器」。

有時候,一個建築如果減少在空間裡發言,包持安靜,也許更能讓身在其中的人,聽見自己心中的話語。回憶一下,你是否曾經置身在完全無聲的寧靜中?那一刻,其實你的耳邊是充滿各式各樣的獨白的耳語的。

建築,不是把自己封閉起來的水泥盒。建築,除了是跟自然的相處之道,也是跟自我的相處之道吧?



「朝聖」安藤忠雄的建築,變成一種旅行的路徑。就像1965年的安藤忠雄,一個人坐上了火車,展開了屬於他的建築朝聖之旅。

如果你也這樣的旅行過,你會發現,來到安藤的許多作品裡面,感受大塊的光影在靜瑟牆壁上遊移,人們都會不知不覺的慢慢噤聲。寂靜中,我們似乎都能聽到自己的心在哭,在笑,輕聲的在回憶,在追悔,像是戀人在絮語,像是風在低鳴。

也或許,我們想去朝聖,去尋找的,不見得是安藤忠雄在建築裡流露的靈魂,而是那個已經好久不見的自己。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0ad3.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