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認真小編曾經在敦南遇見過阿信,當時已經是凌晨時分,他還是很親切幫小編簽名,在小編心中還真是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大明星在半夜也是可以很親切的。 

今天一見到阿信,小編先是提起了這段往事,說著說著開始自言自語,想必阿信壓根忘記這件事,正愁要冷場了,阿信笑問:「我那時應該沒有做出奇怪的舉動吧?」嗯……這個開場,算是有救回來吧? 

從「五月天」暫時解離的一場浪漫逃亡

小編今天的有緣人就是五月天的阿信。他在敦南視聽室有一場《浪漫的逃亡》新書記者會,主題是製作京菓子。為什麼呢?因為阿信在京都有去上京菓子體驗班,還拿了修業證書,還真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


小編覺得阿信說得很好:「古時的人得到基本的飽足,開始在『吃』上面有了風花雪月的閒情逸致。」但是千萬不要過猶不及,孔子說:「飽暖思淫慾,飢寒起盜心」,觀看京菓子的姿態確實是人類覓食史的一塊甜美印記。




阿信小時候就喜歡看小叮噹,長大後接觸日本文化,不管是音樂或審美觀都比較偏東洋風格,這次選擇日本做為新書主題,刻意避開一般流行商品的介紹,嘗試帶給大家不一樣的景點面貌,挑選了不少紀念館與博物館:約翰藍儂紀念館、手塚治虫博物館……等,那或許是對青春的一償宿願。

讀小說是一種在心中開創世界的野蠻方式

實踐空間設計系畢業的阿信對於建築風格的欣賞範疇不曾設限,書中大量介紹近代建築師的作品,但若真的要推薦,他反而建議大家可以古老寺廟走一走。阿信說,以前學校老師很嚴格,要求學生一定要看過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表面敷貼金箔的金閣寺乍看俗豔,但也體現了當時在幕府時代,足利義滿爭天下的慾望與野心。這座別館兼具住宅與佛堂的規劃,某種程度上也許是為了彌補殺戮之後雙手沾滿鮮血的罪孽。正因為事先做好了歷史背景的功課,踏上這座寺廟的當下,感動更為深刻,京都的美也就更纖細。

書中還提到了山本文緒的《渦蟲》,小編訝異阿信閱讀口味如此艱澀。阿信覺得讀小說是一種在心中開創世界的野蠻方式,他喜歡看完一本書之後還有深思遐想的空間。「如果我變成渦蟲的話,那我割掉的乳房也會馬上自己再長回來。」這本書背後充滿既低迷又曖昧意涵,阿信甚至為了這本書寫成歌曲《九號球》,要表達的就是那股徹底毀滅之後的修復力量。可惜他不善聽自己的歌療傷,所以這本小說也成為他重讀最多次的書。




從粉紅色的腦漿中看見血淚交織的真實人生

在出版《Happy.Birth.Day》、《浪漫的逃亡》之後,阿信說腦中還有很多出版計畫,也許會朝向中長篇小說進行。一首歌的歌詞頂多百來字,但篇幅較長的文章在分寸上的衡量要拿捏得恰到好處,頗具難度。因此寫這本書時,從原本預定的2萬字暴增到4萬多字,他嘗試練習撰寫比較長的文章。

五月天的行程滿檔,繁忙得只能在半夜完成《浪漫的逃亡》。在多場巡迴演唱的旅程中,阿信總是帶科普類的書,書看得越多,對於真實性的要求也越顯嚴苛,小說的虛構特性對他來說是雙面刃,一個不小心,很可能成為「不好看」的書。但是科普書的內容都是真實存在於世界的每個角落,有些甚至寫得比小說還要精彩,阿信強力推薦《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他請小編一定要提到這本書。一個工人化身為神經外科醫師,用鋸子與電鑽鋸開頭殼,從粉紅色的腦漿中看見血淚交織的真實人生,非常精彩!

小編問得太認真了,發現阿信真的很好聊,而且從記者會可以看出演藝圈的S.O.P.(標準流程)也是相當井然有序,先是攝影大哥拍照,接著媒體聯訪……大明星的工作實在很辛苦,沒有親眼看見還真是無法體會!



轉自: http://blog.eslite.com/toread/archives/297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