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八正被開腸破肚,原本就不大的馬路被廢土堆得無路可走,但屬於這個前衛藝術特區裡的一切,卻始終不曾停下來喘一口氣。七九八,一直是現在進行式。

安迪渥荷才正在展出,一旁的陳老鐵就堅決的批評紅色波普是垃圾文化。波普到底是不是文化還是個問句,但波普或許正努力變身成為文化。走在贊助方碩大無朋的看板底下,我們一路走過了崔健、詹姆斯迪恩的腳下,到了當代華語樂壇教父級人物李宗盛大哥,在七九八裡落腳的一隅。

大哥開設的Acoustic House裡,川流不息人群正忙碌著。今晚,是「讓原創走出去」這個吉他講彈會的北京站,大哥簽下的年輕樂隊Fusion早已抱著吉他練著歌,蔡健雅的美麗與氣質每次都讓人眼睛一亮,晚上的主持人文道哥輕鬆的談笑讓每個來賓放鬆。當華健哥爽朗的笑聲從門口飄進來的時候,你知道今天晚上一定不會沈悶無聊了。



大哥一直是我們心中的大哥,不只因為他傲人的音樂成就,以及他對自身作為要求的品質。我們都最愛的,就是他一直以來待人的真誠,友善。今天他又是一派輕鬆,卡其長褲與襯衫,抱著自己製作的、足以誇耀世人的手製吉他。

比起講彈會本身,會前的這個時光切片,是讓我印象深刻的。傍晚的空氣裡的吉他泛音無規律的響著,人們隨性的交談著或唱著,這是音樂一開始的模樣。簡單、隨性、快樂、有時候會突然有點專注。陽光斜射,漫進室內,人人都是暫時沒有名字的剪影。

讓時光快轉二十四小時,工人體育館裡的音響火爆的放射著當今最流行的音樂,單純而可愛的歌迷們為李宇春薛之謙高舉燈牌,嘹亮的呼喊聲音足以穿透這個剛剛維修完成的體育館。音樂轟隆隆的響著,與前一晚講彈會清冽的吉他聲形成強烈的對比。

長期睡眠不足的北京,跟我一樣不愛睡覺。這兩個晚上,我這兩個截然在不同的場景裡,彷彿不是同一個人生般。



人們記住一個時代,從來不是用日期的,而是用一連串的名字。在2008年4月中旬某天的報紙上你會看到什麼?水木年華花兒SHE五月天都拿了最佳團體獎了?雙J又同台了?兩個氣急敗壞的女子流利的使用四種方言吵架了?蕭先生終於見到胡先生了?王先生在紅襪主場投出了一場精彩的比賽了?據說那就是時代的臉孔。

孤陋寡聞如我,始終還是搞不清楚陳老鐵先生是誰,但我知道至少是有那麼些名字,努力著讓波普音樂文化,變得遠離垃圾一些些。生在這個甜美又混亂的時代,人們生長著自己的主張,像是長向天空的觸角。仔細的在城市的悶吼裡,側耳傾聽,我聽到有一些創作者,正在龐大的時代雜音裡,用力唱一首屬於自己的歌。

盛夏來臨之前的這個夜晚,我在北京,抱著吉他,寫下了這些。





 李宗盛大哥blog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95z1.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