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ivy chen ,2005
最近看了雜誌,發現對我來說亦師亦友的方文山老大,推出了個人的第二本書。
這麼說來,上次見到他,已經是我推出第一本書「Happy Birth Day」的時候了。

當時,夠義氣的他,和同是作詞人的天天哥,與我一起上康永哥的節目。
真的很感謝,因為那時候我一個人宣傳,還是非常緊張。

有他們兩位一起,大家一起緊張,感覺好多了。

在後台,也趁著等待的機會聊了一些有關寫詞的話題。
那時候也跟他說,本來我不是很能瞭解他的歌詞,直到聽了「爺爺泡的茶」。

心裡想,這個傢伙真的很厲害,可以把物件、時間、畫面,
在第一人稱的成長故事裡面,不停的切換,
把一首所謂的流行歌曲,變成了一部交織文學與青春的極短篇。


靠,他真的是台灣水電工變身的嗎?
真難相信。

不過,要從水電工變身成方文山,努力是少不了的。
要寫歌詞的人,睡得就是少一點,交換心得的結果。






photo by ashin ,2006

所以在五月天的「開天窗」的歌詞裡,突然冒了一句:
「一句歌詞怎麼讓你很難忘,方文山林夕和我都在想,想破頭,也鑽不進一個緊閉的心房。」

我看過一篇訪問裡,林夕老師為了把歌詞寫好,
都得吃許多的止痛藥度日。

我的話ok一點,病痛不多,但不睡覺是基本要的,
冒著開天窗的風險,也要有把東西寫好的決心。



在他的第一本書裡,找了一伙人寫推薦,很開心我也被找了,
我對他的感覺,就是「方以「文成山、赫然見李白」:
這個傢伙,怎麼方才用文字砌了一座小山,卻好像讓人隱隱約約看見這個時代的李白?」



----------------------------------------------------------------------------------
方以文成山、赫然見李白                                                      阿信

當他臨山觀雲,窗台斜倚,
閉目寫下世界某處的奇險壯麗,順手雕刻戀人心中的幽暗折曲,
長安城正是人聲鼎沸,炊煙向晚,
飄溢出窗櫺流竄在街角的歡醉夜曲,始終不曾缺少過他的傳奇。

最後的浪漫正消逝,橫死在激爆八卦與猜忌耳語,
粗野標題主宰著世紀,詩人即將絕跡,
他彈笑落筆,終將讀詩翻轉成一個文字盛世的流行,
初成的少年爭唱他筆下的動魄驚心。

他是李白,否則圍繞他的奇蹟,將沒有一個解釋合理。

----------------------------------------------------------------------------------

哎唷,不錯喔。




photo by ashin ,2006

玩了那麼久,有時候會問自己

文字,可不可以是遊戲?

文字,可以是我們的獨行,可以是我們的田競,可以是我們傷心的居所、與快樂的知己。
文字,讓我們對不滿飛踢,對生命質疑,對夢想呼喚,對愛情小心翼翼的憧憬。
文字,它就是我們建築輝煌的回憶之城手上的砂石、鋼筋、與水泥。

文字,當然也會是我們最認真的遊戲。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af4p.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