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by 余靜萍 2008

 

上一次在中山足球場,對著航道上一班一班飛過的飛機狂吼,已經是西元2000年的事情了。
那一年,我們在台灣的北中南,都引燃了瘋狂的火種,那個號稱「十萬青年站出來」的戰役。
你和我讓不受控制的電吉他跟鼓,惡狠狠的在夏天的夜空裡咆哮著。
你和我命令青春,昇起了叛逆的烽煙。

那時候,每一首歌唱不到一半,必定沙啞。音箱上的冰水,很快被灼熱的氣溫與聲波震得溫熱。
再喝一口水,然後繼續一首一首的把那些歌曲亂吼亂叫的唱到最後一小節。
舞台是汗水、熱血、暈眩、煙硝、飛沙、理想。
「理想繼續燃燒。」瑪莎在某一個新專輯的訪問裡,說了這句話。

這也是我們喜歡的樂團,beyond的歌名。那是我們高中時代,奉為神祉的華人樂團。
然而,我們已經時空跳躍到2008年了。beyond的理想,分成了三等分,繼續燃燒著。

而五月天的哥兒們,也轟轟烈烈的來到了後青春期,燃燒著。

八年可以改變很多。蛋塔消失了,五十元披薩消失了,現在那些店面,都賣著仙草加芋圓。
唱片王國所謂的黃金時代過去了,那些誇張的慶功派對,樹倒胡孫散,唱片行也消失了一半。
一開始是我最愛的「搖滾萬歲」,後來是「學友」,然後「交叉線」,
甚至是帝國般屹立不搖的「淘兒」。

看著曾經是我們藏寶藏的城堡,變成了銀行、商店、招租中的空屋,
回憶好像被硬生生的連血帶肉的切下了不只一塊。

「我們來到這裡了啊,原來。」嚥著乾乾的口水,你和我這麼想著。





你可以繼續感嘆環境改變的真多,你可以放縱的哭倒在陌生的世界。
但,你卻也能發現,八年,不變的卻更多。

那些冷笑話、熱眼淚、冰啤酒、一起搖擺的人們。
小心翼翼的捧回一張期待已久的唱片,與點擊一首美妙的線上音樂,似乎沒有多大的區別。
音樂依然甜美,不論對滿心期待的聽音樂的人,或瘋瘋癲顛的搞音樂的人,

「音樂,就是那麼神奇的事物,始終不變地。」我很確定了。

不變的是,我們依然「相信音樂」,
並且把那變成我們的唱片公司之名,牢牢的印在我們的每一張作品上,
像一句對明天許下的誓言。

不變的是,你和我又要重回中山足球場了,
又要對著飛機吶喊,又要把怎麼用都用不完的青春,狠狠的像是高射砲一樣投向天空。

讓我們一起寫下那些不變的回憶吧,
你早就知道的,

在我們都垂垂老矣之時,會需要這些徹底瘋狂的回憶的。

12月13日,中山足球場見!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bevt.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