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阿信:就像標題說的,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中間是有一大段空間的,而我們其實有一大部分的人是生活在這樣的空間裡,這首歌用了很多的環境音,就是生活中的聲音,因為音樂有節奏當然很好,但如果我們生活都是按照一定節奏在走的時候,就會像機器一樣。當時就想到把很多環境音剪成Loop,讓大家聽到如果生活每一個步驟都按照節奏來會有多恐怖!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阿信:我覺得我們是從各方面的角度去看這個所謂的流行音樂市場,其實因為五月天當時在1999年出道,會被排去上一些節目或是接受一些訪問,丟出來的遊戲或問題是有時會讓我們會覺得有點突兀,可是到了2008年的現在,反而是我們五個做音樂的人去到哪裡都會覺得很奇怪,也就是我們自己已經在這個時代變得很突兀了,所以就會想這個時代還會需要樂團嗎?還需要音樂人嗎?於是我們也懷疑自己,就是以這樣的心情寫出這首歌,當然也對我們自己做出了一些反省,就像所有記者都喜歡很炫、或是很聳動的標題,但又有哪個歌手不希望自己的銷售量或是曝光量是很多的呢?所以這首歌也是寫給此刻的我們自己。

以前在角頭的時候,我記得是做音樂做到天亮,因為我們是偷偷溜進去做的,所以有人來上班我們就要趕快逃走,就算逃走也是回學校上課,當時熬夜做音樂是很開心的,不會有一種「啊!我為什麼這麼累!」的感覺,但現在有時候因為過於忙碌就會忘記而說出了「啊!好累喔!」,可是回想起來當時我們的夢想搞不好就是希望每天都做音樂做到沒有人管,當然也是提醒我們每次看到天亮的時候,自己都應該「不管為誰、也要為自己歌唱」。


笑忘歌
▲怪獸:整張專輯中有回憶過去的甜美、也有悔恨、目前當下的快樂,或者是<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我們希望是很真實地講出活在這個社會上的不快樂,當然有不快樂也有所謂的快樂,因為不管怎樣都是過來了,總有一天我們回頭來看,再聊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想很多人嘴角都會是上揚的,所以就把這首歌擺在最後是可以鼓勵大家,我們回過頭了、傷口也舔過了,再一起牽著手和大家抬頭挺胸。


後青春期的詩
▲阿信:我當初在定義後青春的時候就有想到,可能很多人會覺得這張專輯是不是在緬懷過去、緬懷青春期,我們其實更注重的是所謂的精神,因為很多人會認為好像過了青春期一切就是只剩殘破的肉體……。
▲瑪莎:還有枯槁的靈魂(笑)。
▲阿信:對,但事實上不是的。因為在春天之後才會是很熱情的夏天嘛!我們希望跟大家說其實只要有個青春的心,隨時都可以活得很瘋狂、也可以很有夢想。


新歌飆唱會
▲眾團員:超不一樣的!
▲阿信:從開場就很不一樣了,而且團員已經撂下狠話,如果大家有想到、或是猜到我們怎麼樣開場的話,頭剁下來給你坐!
▲怪獸:給你坐!直接給你坐!不用剁了!有知覺的時候坐更爽!
▲阿信:坐完之後又是一條好漢(笑)!


專輯《後青春期的詩》
▲冠佑:好聽(眾團員大笑,紛紛說著簡單俐落。)!
▲石頭:我覺得可以跟專輯外包裝的那張紙裡面寫的一樣,希望大家第一次聽的時候可以放在CD PLAYER裡一氣呵成地聽完它。
▲瑪莎:五月天想說的、能說的,完全都在這張專輯了,所以希望大家聽聽看。
▲怪獸:以前的五月天很多時間都在追求所謂專輯當中的Sound、或者是搖滾及青春的力道是什麼,而這張跟五月天以前最大的不一樣就是在追求專輯本身的歌曲所有本身加起來全部的力道應該要是什麼,所以我覺得大家可以到唱片行處理一下(笑)。
▲阿信:13、14號的演唱會內容都有點不一樣,都要來喔,括號笑!


後記
當天的訪問,五月天在HitFM從晚上九點多,一路待到了十二點多,錄了很多音,接受了許多訪問,辛苦的他們仍在這次訪談中讓聽眾更了解這張專輯的故事,同時也看到了五位團員的互嗆、嘻笑與打鬧是多麼自然,最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應該是阿信的「括號笑」,因為他知道許多人物專訪為了讓文章看起來有當時訪問者的情緒而補充的表情,所以在訪談中不時地穿插,甚至還有人說「XD逃」。1999年出道至今已經九年的五月天,本著強大的能量為著音樂而努力,就是希望聽眾有所共鳴,也在上個月推出全新的第七張專輯《後青春期的詩》,當然也別忘了12/13、12/14在中山足球場有兩場新歌飆唱會。



轉自: http://mimibon.im.tv/musicinfo/interviewmain/226&1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