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紅的麻辣鍋,是五月天的心頭最愛。
把疲倦的靈魂,泡在沸騰的鍋裡涮幾下,神藥般的洗滌了奔波中的一切煩勞。
今天就從這裡開始,和我一起走一段,彩色的回憶之旅。


中學,大人要我唸書,我就偏愛畫圖。
後來高中念了美術,我就偏偏一頭撞向沒有未來的搖滾路。


每天下午的素描水彩國畫課,拿著畫筆,心裡卻只有吉他合弦,在跟我的叛逆共鳴。


我的水彩畫總是髒兮兮的。
和當時品學兼優又愛乾淨的不二良畫出來的作品,總是天壤之別。


於是,我就常常把應該是清透亮麗的水彩畫,畫成灰撲撲的潑墨山水。


而如今這個叛逆的學生,和他的樂隊死黨,剛剛結束一場在鄭州的萬人的校演。
五個人繼續興奮的打打鬧鬧,坐在疾駛的車裡,向機場狂奔。


鄭州歸途的晚霞,天空被染成一片適合回憶的淺紫。
風景已經漸漸平靜,耳裡卻是呼嘯的吶喊歡呼聲,奮力低鳴作響,不肯離去。




我,永遠不洗的調色盤。



大學聯考一放榜,我迫不急待的把所有的炭筆,圓筆排筆,雅敘司水彩,還有一個髒污的調色盤,通通送給了親戚學畫的小孩。只因為那時候我的唯一最愛,是一把黑色的電木吉他。


中學,大人要我唸書,我就偏愛畫圖。後來高中念了美術,我就偏偏一頭撞向沒有未來的搖滾路。每天下午的素描水彩國畫課,拿著畫筆,心裡卻只有吉他合弦,在跟我的叛逆共鳴。


當時念的是全台北最好的美術實驗班,既然是實驗班,我除了總是「實驗」學校老師的耐性之外,還常常實驗新的畫技。畫完水彩,教室旁的每個洗手台,總是擠著三五個同學在洗調色盤,我總是十一點就肚子餓,調色盤一蓋就光速的買便當去。久而久之,就養成了從來不洗調色盤的習慣。


也因此,我的水彩畫總是髒兮兮的。和當時品學兼優又愛乾淨的不二良畫出來的作品,總是天壤之別。於是,我就常常把應該是清透亮麗的水彩畫,畫成灰撲撲的潑墨山水。


畢業展時,大家選出代表自己畢業的作品,我拿出一幅在淡水畫的寫生,畫中的世界,大家總是愛畫美景,我也畫了頗有詩意的小船兒靠在岸旁。畫著畫著,看著淡水河旁邊的淺灘,實在是很難不看見水面上載浮載沈的飲料罐,於是忍不住就把水中的垃圾給一併畫了上去。


同學圍在我旁邊看,有些大表震驚,有些說感覺和我灰撲撲的水彩畫,還挺合拍的。哈,這就是當時我心中的台灣剪影呢!在那個時候真有很多人,心腸很硬,把垃圾順手往如畫般的風景裡丟,卻一點也不心痛。我畫出了我當時說不出來的心痛。


這大概是不洗調色盤,才會畫的出來的水彩畫吧。


也不愧是美術實驗班,在學校的四年,老師的忍耐極限,始終沒有被我測試出來。現在想起來,實在要感謝老師,總是用愛與實驗的精神,包容這個不洗調色盤的學生。而如今這個叛逆的學生,和他的樂隊死黨,剛剛結束一場在鄭州的萬人的校演。五個人繼續興奮的打打鬧鬧,坐在疾駛的車裡,向機場狂奔。


鄭州歸途的晚霞,天空被染成一片適合回憶的淺紫。這是這次小巡演的最後一站,人離黃河技術學院越來越遠,心卻依依的越來越惦念,風景已經漸漸平靜,耳裡卻是呼嘯的吶喊歡呼聲,奮力低鳴作響,不肯離去。


那一年的調色盤已經不知去向,我再也沒有畫過任何一張水彩畫。此刻,在我永遠不洗的調色盤上,裝著的是一段一段回憶的色彩。故事的情節有時混濁曖昧,有時清澈亮麗。


我依然實驗一般,笨拙的把鮮豔的歡笑時刻,或是灰濛的人生況味,寫成如畫一樣的人生之歌。

 

後記感謝:
這次旅行照片,都是由BenQ T800所拍攝,
他的鏡頭跟我常用的數位單眼,一樣是pantax鏡頭,所以使用很順手。
淺紫色的天空,也寫滿五月天的感謝,尤其是穿著新制服的明基總部及各地的伙伴,
謝謝你們讓五月天一路唱的過癮,玩得痛快!
也希望新的幾款相機,能讓更多人心動,陪伴可愛的人們創造更彩色的旅程。
也謝謝旅程中北京,瀋陽,西安,重慶,鄭州的同學們,給了我們新的彩色回憶。



我愛這篇圖片+文字的色彩主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09nj.html#contentIframeLink



轉自: http://blog.sian.com.cn/s/blog_4b66ade8010009nj.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