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都是發生這一天,十月九日。有關於一個傳說的殞落,和一個傳說的崛起。
 
「不要發抖,像個男人!」身中數槍,睜大雙眼,下腹與腿部已經浸滿了濃厚沈重血液的他,這樣對負責行刑的劊子手吼著。然後他拉開襯衫,指著自己的胸膛要求最後一槍。


整整四十年前,歷史上的今天,那個胸部中彈,倒在血泊中斷氣的男人,已經成為全球的超級偶像。他的照片與畫像,掛在服飾店,餐廳,或是顏色搶眼的踢恤上。不斷的有紀念或討論他的文章或是電影。雖然,他沒有命去看到世界的改變。
 
而負責行刑的劊子手,以經是又窮又瞎的老兵,但,四十年前奉命槍斃傳奇人物的這一幕,始終鮮明的刻印在他的腦海中,陪伴他行走在數十年黑暗中。


我們把手上的時光機,再往前撥二十七年,一樣是今天,地點設定在英國的利物浦,你就會聽到一個嬰兒誕生的哭聲,從街角的窗戶飄出來。
 
這個聲音,將會為全世界演唱許多最知名的反戰歌曲,裝進mp3隨身聽流傳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你甚至可能會在駐守伊拉克的英美士兵身上找到。如果今天英國首相宣布的撤軍計畫順利,明年的今天,他們可能已經回到自己的家鄉,在酒館裡喝著啤酒聽這些歌曲。


或者這是兩個與我們不相干的歷史片段,發生在地球上非常遠離我們的兩端。而他們都是發生在歷史上的今天,十月九日。剛從東京回來,台北是陰天,不過沒有下雨。對我來說,除了洋基隊打完了這個球季的最後一場比賽,今天還算是不錯的日子。


回到二零零七,日前,瞎眼的老兵接受了免費的眼科義診,重新回到光明的世界,走完他昏黃的殘年。讓他重見光明的免費醫療,正是他槍下的亡魂切格瓦拉的理想之一。
 
歷史像是輪迴,或是諷刺,尤其當我們無厘頭把它們拼貼在一起。或者我們微笑而帶一點感觸的說,歷史是一個有犧牲有流血的,真實的伊索寓言。
 
二零零七年的十月九日的這一刻,至少還沒有誰能奪走我們作夢的自由。

 
約翰藍儂/五月天
                                                              
那年冬天 子彈 它給了你自由
沒了 軀殼 就活在人們心中
看著 今天 你會笑還是會搖頭
 
整個世界曾經 都跟著你作夢
如今和平 依然在歌曲裡頭
猜忌 戰火 還跟著我一起生活
 
能不能暫時把你的勇氣給我
在夢想快消失的時候
讓我的歌 用力的穿過天空
為我愛的人做一秒英雄

 
摩托車日記/五月天
     
橫越過南美洲 一萬兩千里的貧窮
我騎著 狂妄的 一股衝動
無垠的大地啊  種不出一個夢
只看到 那無數的  飢餓的孩子和絕望佃農
 
唔誰在等待英雄
我把左輪瞄準無情天空
               
誰願意和我 一起寫一個傳說
你還夢不夢 瘋不瘋
還有沒有當初 浪漫溫柔
                                                   
誰願意和我一起寫一個傳說
就算誰能 消滅了我
卻奪不走我們  作夢的自由



轉自: http://blog.sian.com.cn/s/blog_4b66ade0810009rl.html 
創作者介紹

Mayday 變形DNA。

shin48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